新闻是有分量的

“花式牙膏”简史:胡椒、粉笔、木炭曾加入其中

2018-11-02 10:45 栏目:澳门赌博网站

  “花式牙膏”简史

  随着消费升级和市场细分,“像护肤一样护理口腔”的风潮开始兴起,从包装审美、使用感受(如果味、香水体验),到看似昂贵的添加成分,牙膏市场在想尽办法刺激消费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明子

  云南白药牙膏含有一种西药成分“氨甲环酸”,而这种止血药在中国仍是处方药。消息一出,很多人都坐不住了——中草药牙膏为什么添加了西药成分?云南白药自身起不到止血作用吗?牙膏添加西药安全吗?

  10月22日,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回复称,云南白药牙膏无违法添加成分,符合国家标准,且“氨甲环酸是广泛运用于功效牙膏中的一种常见成分,目前国内外多种功效牙膏都使用了此成分。”

  多家媒体发现,据公开在外包装上的成分说明,至少还有5款牙膏添加了凝血酸(即“氨甲环酸”),其中4款国产牙膏中有2家是以添加中草药提取物而知名的,并同样以“护龈、止血”等功效为卖点。

  疑问再次升级:被中外大牌牙膏所青睐的氨甲环酸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们每天使用的牙膏中还添加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成分?究竟还能不能在市场上买到一支放心的牙膏?

  什么是氨甲环酸

  如果把氨甲环酸的“小名”列出来,估计很多女生会备觉亲切。

  氨甲环酸又称传明酸,为多数宣称有美白功效的面膜尤其是日本药妆护肤品所钟爱。许多临床研究也表明,氨甲环酸有望成为局部治疗黄褐斑的首选药物,口服或局部给药的疗效良好,不良反应小。

  在医学上,氨甲环酸的历史更悠久。1962年,日本药物学家冈本歌子发文称,她发现的氨甲环酸的止血效果是当时已知的止血物质氨基乙酸的27倍。氨甲环酸从1968年开始应用于临床,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这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的经典止血药物”,执业药师冀连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氨甲环酸因此又被称为凝血酸、止血酸。

  冀连梅介绍说,氨甲环酸普遍用于外科术中术后止血,但在剂量上,国内外略有不同。日本将氨甲环酸片剂列为非处方药,每日最大使用量是750毫克(mg),官方甚至还允许将这种成分添加到感冒药、镇痛药中,宣称其具有抗炎效果。欧美国家流通的氨甲环酸口服药品则主要用于治疗女性月经过多,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于2009年批准了氨甲环酸缓释片,每片剂量650mg。由于临床使用时间长、安全有效,英国于2011年将氨甲环酸药片列为非处方药。

  在牙膏领域,1960年代,日本最先做了尝试,宣称添加了氨甲环酸的牙膏对牙龈出血有辅助减轻作用。1980年,日本日用品制造商狮王向美国提交了一份含有氨甲环酸的口腔清洁剂专利,结论处写道:该用品中氨甲环酸含有有效的抗炎和止血作用,混入量一般在牙膏总量的0.01%~5%。该专利于1984年8月获批。

  在中国,牙膏类产品被列入化妆品监管范围,属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化妆品生产许可和监督管理。根据2008年发布的国家标准GB22115-2008《牙膏用原料规范》(下文简称《原料规范》),共有1466种禁用组分和39种限用组分,氨甲环酸不在这份负面清单上。“按照法规,(使用氨甲环酸)不违法。” 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工业协会秘书长高元琴曾公开表示。

  “牙膏中所含氨甲环酸剂量远未达到使用上限。” 中国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工业协会科技委员会委员、广州市牙博士口腔护理研究院院长徐春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据他计算,每人每天使用牙膏2~3克(g),漱口后约有10%被吞咽,因此每天通过刷牙被吞咽的氨甲环酸量是可被计算的,约为0.068毫克(mg)。参照上述美国一款氨甲环酸药片650mg/片的剂量,相当于26年的牙膏量。

  那么,如此微量的添加,真的能如广告所说有“消炎止血”的奇效吗?

  多位受访的药剂师和牙科医生对此表示怀疑。一方面,牙膏中的氨甲环酸具体含量未知,能否起到止血作用存疑;其次,即使牙膏能够止血,在牙医看来,这只能起到掩盖症状的作用,何况有时牙龈出血可能预示身体出现问题,掩盖症状反而不利于治疗。

  据牙科医生、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口腔医学博士刘曦介绍,牙龈出血的原因主要是牙周炎。引发该病的原因是局部刺激因素,而局部刺激因素可分为可被刷掉的牙齿软垢和无法自己清理的牙石,前者只要通过合理的刷牙方式就可以解决,后者需看医生洗牙。

  “刷牙强调的是机械动作,而不是靠化学成分,目前确实没有证据证明,某一个特定的成分会对牙龈出血有明显的效果。”刘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牙膏行业人士对这一问题则有自己的解释。

  徐春生介绍说,氨甲环酸的添加量由牙膏生产企业自己决定,经过实验反复计算、最终通过安全性检查即可,行业内并没有统一标准。

  “消炎止血的功效是氨甲环酸和其他中草药成分综合作用的,在我们化妆品化工行业里,管这个叫‘协同效应’。” 广东省化妆品科学技术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化妆品配方师夏冷解释说,“例如牙龈出血,一定是上火了,所以一定要先消炎后止血,不用中草药消炎,光用氨甲环酸能止血吗?”

  牙膏里都有什么

  从岩盐粉末到膏状清洁剂,牙膏经历了几千年的进化。

  历史学家认为,埃及人从公元前5000年就开始用混合物质清洁牙齿,最早的配方可以追溯到公元4年,包括岁岩盐、薄荷、鸢尾花干和胡椒。“这样的粉末糊到牙齿上,根本就是要开始烧烤牙龈,不可避免的悲剧是导致了牙龈出血。”刘曦说。

  随着时间推移,中外牙膏都在添加成分上各显神通。

  希腊人和罗马人改进了埃及配方,把动物骨粉、牡蛎壳粉、白垩土甚至铜绿等物质放到牙膏中,结合抹布或树枝一起使用。中国则充分挖掘中草药特色,把人参、草本薄荷、盐等磨成粉清洁牙齿,以求像珍珠一样亮白。到了唐朝,人们常用天麻、细辛、沉香、寒水石等中药研粉擦牙,以清洁牙齿、除去口中异味。

  在探索牙膏的路上,世界各国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有证据表明,在18世纪80年代,欧洲曾有人尝试用烧焦的面包屑刷牙。1924年,一位名为皮博迪的牙医在牙膏粉中添加了肥皂以达到清洁效果,后来这种物质被月桂基硫酸钠代替,形成了良好的混合稠度。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粉笔、木炭、砖屑都曾加入到牙膏中。直到1873年,美国高露洁公司终于开发出最早的牙膏,并将这款气味宜人、口感顺滑的清洁膏放在小玻璃瓶里出售。

  在这之后,独具某一功效的牙膏被慢慢开发出来。20世纪初,人们发现氟具有防龋齿的好处,到1945年,美国在以焦磷酸钙为摩擦剂、焦磷酸锡为稳定剂的牙膏中添加氟化亚锡,研制出了早期的加氟牙膏。1989年,美国牙膏公司伦勃朗又推出了第一款号称具有美白功效的牙膏。

  中国第一支国产牙膏于1922年在上海诞生,由中国化学工业社制造,一面世就很快取代了曾经盛行的牙粉。时至今日,国内外牙膏的基本成分已十分相似,无外乎摩擦剂、洁净剂、润湿剂、胶粘剂、防腐剂、甜味剂、芳香剂、色素和水。

  如果说中国的牙膏和国外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国内的牙膏总与中草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50年代,上海牙膏厂推出的留兰香牌叶绿素牙膏被认为是最早的中药药物牙膏。而那句家喻户晓的广告语——“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说的则是主打中药养护的蓝天六必治。

  “中草药牙膏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养生传统。消费者对中草药牙膏的接受在文化上是零距离的,而对氟化物、三氯生和硝酸钾等西药总是存在或多或少的疑惑。”徐春生在《中草药牙膏研究的回顾与展望》中解释道。

  中草药牙膏的繁荣发展也诱惑着知名药企加入到这一行列。2005年,云南白药牙膏上市,一年后就突破了亿元销售额大关,滇虹药业和片仔癀药业也紧随其后,于2006年推出牙膏产品,均以自家悠久的中药传统为卖点。

  外资企业也看中了中国中草药牙膏市场这块肥肉。早在2000年,高露洁就推出了含有金银花、田七精华和西瓜霜的草本牙膏。5年后,联合利华推出中华本草五珍牙膏,宣称将冰片、板蓝根、绿茶、穿心莲和盐等五种本草成分融入牙膏中,一次性实现健康口腔的全部要求:健齿、防蛀、亮白、健康牙龈和口气清新。研发和宣传都在持续用力,2008年,宝洁公司打出“人参牙膏”的招牌,宣称添加了人参精华,可帮助牙齿和牙龈保持健康。

  2016年,上海闵行区牙病防治所所长徐晓明与主治医师田应菊对市场上销售的19个品牌34种牙膏进行了成分分类统计。他们发现,34种牙膏中宣称具有功效成分的有33种,占97.1%。其中宣称含防龋成分的牙膏最多,有24种,占比72.7%,其余功效分别为增白、抑菌和减轻炎症、抗牙本质敏感等。

  此外,34种牙膏中含中草药成分的有11种,约占1/3,所添加的中草药成分从昂贵的人参提取物到常见的龙井绿茶提取物(含茶多酚)、菊花提取物等,共十余种。

  “随着科技发展,可作为牙膏功效添加剂的原料不断被发现或发明出来,可谓品种繁多、层出不穷。”徐春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理论上,《原料规范》负面清单以外的、2015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上包含的8783种,以及自己研发后经过安全性检验的物质,都可以用作牙膏原料。

  在讨论牙膏添加成分时,不可忽视其他领域技术革新对牙膏发展的影响。例如,牙膏中添加的微胶囊包裹着风味成分,让使用者在刷牙感受到奇妙的爆破感;生物活性玻璃添加在牙膏中,遇水或唾液后,在牙齿表面生成类似羟基磷灰石结构层,具有预防龋齿、减轻牙本质过敏等功效;以食品级小苏打为摩擦剂主要成分的牙膏近年来也广受欢迎。

  “作为研究人员,最想要的是技术和功效上的突破。但牙膏中流行添加什么,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市场影响。”夏冷分析说,一方面,消费者需要新的刺激,行业和企业自身都有产品淘汰的过程;另一方面,近年来一些牙膏的宣传噱头确实言过其实,“我觉得本质就是欺骗”。

  随着消费升级和市场细分,“像护肤一样护理口腔”的风潮开始兴起,从包装审美、使用感受(如果味、香水体验),到看似昂贵的添加成分都在想尽办法刺激消费。

  今年春夏交季,一款网红牙膏成了众多明星的新宠,号称添加了圣地亚哥燕窝成分、鲟鱼子酱提取物、澳洲甜橙成分、冷杉精油、佛手精油等物质,其官网在功效处写有润养牙釉质、缓解牙疾、滋养口腔软硬组织等作用,单品最高卖到108元。

  “总的来说,牙膏宣传功效需要有功效型牙膏的标准编号QB/T2966,如果只标有GB8372,说明只是普通牙膏,所宣传的功效没有得到国家认证。”全国口腔护理用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陈健芬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曾参与国家标准GB/T 8372-2017《牙膏》的起草。

  可以买到放心牙膏吗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国家牙膏市场。

  据徐春生今年发表在《日用化妆品科学》杂志上的文章《牙膏行业产品技术的最新进展与趋势展望》,2018年全球牙膏市场的预计销售额为174亿美元,中国牙膏市场约占全球市场的27.6%。中国口腔清洁护理用品工业协会则统计,中国目前年产牙膏逾100亿支,并以30%的增长速度成为全球增长率最高的市场。

  如果以每支牙膏外包装20厘米长计算,100亿支牙膏连起来可绕赤道49圈。

  在如此数量巨大、品类繁多的产品中,该如何选择一款靠谱的牙膏呢?

  作为辅助刷牙的制剂,牙膏在中国可以分为普通牙膏和功效型牙膏两大类。后者在国外,一般被称为预防性或治疗性牙膏。

  “牙膏的基本功能是清洁,在此基础上,为达到某些辅助功效,加入中药提取物和西药化学物质,经指定机构鉴定功效后,称为功效型牙膏。”徐春生介绍说。

  功效型牙膏确实有其存在的客观必要性。根据2017年国家卫计委公布的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35~44 岁居民中,口腔内牙石检出率为 96.7%,而牙龈出血检出率为 87.4%,与十年前相比,上升了 10.1 个百分点。

  牙膏作为日用消耗品,迎接它的是亿元级的市场,五花八门的功效宣传也应运而生,一些牙膏甚至宣称具有减缓口腔衰老的功效。2017年9月,中华口腔医学会联合其他3家机构联合发布了《关于牙膏功效及功效型牙膏的专家共识》(下文简称《共识》),点明了功效型牙膏市场的问题:2014年功效牙膏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达到94%,但不少企业存在过度宣传、夸大功效、功效有效期得不到保障、个别产品添加的功效成分缺乏安全性数据支持等问题。

  “现在很多添加成分都是噱头,误导消费者以为产品有了添加材料本身的一些性能,很多网红产品就是这样,概念性添加一些物质,但缺乏临床验证,而验证则是时间和财力的问题。”陈建芬介绍说,一个临床试验往往需要一年左右时间,耗费五六十万元。

  对于“超纲”的功效,《共识》指出:功效牙膏的标准如何实施,应该由什么单位和人员进行评价,评价方法的标准化,评价流程、细节,以及评价结果的正确报告格式和科学解释都需要有相关实施细则和规范加以解释和支持,但目前尚无相关法规规定。

  陈建芬并不完全认同《共识》的说法。“我只能说,从行业管理角度,已经进行了规范,我们相信标有产品标准编号的牙膏都是合规的,可放心使用的。至于监管,那就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了。”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